吴哥艺术学校

Doeum Manam, 33岁,彩绘技师

十几岁的时候,我就做编织篮拿到集市去卖。我喜欢做手工艺品,但是技术不太好。所以1998年时听说职业建设学校(Chantiers –Ecoles)对我们村里的年轻人开放手工艺技术的培训和实习课程时,我很高兴地报了名。那时我还不确定自己到底想学哪一门手艺,因此涵盖面广泛的彩绘成为了我的最佳选择。
没错,要想在木雕或者石雕的基础上完成上石膏, 涂漆,贴金等步骤,对工匠的耐心和谨慎是一个很大的考验。每当我想到自己是柬埔寨民族工艺的传承人的时候,心里的自豪感油然而生。我不断地学习和改进我的技艺,并希望柬埔寨民族工艺能够代代相传,在全世界范围内家喻户晓。

Than Makara,25岁,漆画技师

我十几岁的时候每天跟家人去集市上卖自家种的蔬菜。我跟家人关系很亲近,与他们生活在一起是我生命中很重要的一个部分。当我成年时,接受了姐姐的建议,去学一门专业性较强的技术,在此基础上寻找一个能实现自我价值的工作。那时姐姐已经在吴哥艺术学校工作多年了。
我从小就喜爱绘画。所以2005年听说吴哥艺术学校开放漆画方面的培训和工作机会时,我决定去申请。让爱好成为自己的工作,这样的机会是不可多得的。我现在的工作带给我很多快乐。我对彩绘和绢画也很感兴趣,如果将来有机会我也会去学习。

MIT Kimran, 22岁,绢画技师

我住在距暹粒16公里的农村。感谢Krousar Thmey association创办的聋人学校,提供我学手语,以及与一些处境相似的残疾人成为好朋友的机会。我也是在那里知道了吴哥艺术学校,我们可以学到一门与爱好相符的专业技能,并找到相关的工作。
我喜欢通过手绘的图形和色彩来表达自己内心的一些想法。在吴哥艺术学校培训和工作的7年间,我掌握了更多绘画技巧,并有机会在外国客人面前演示,给我增添了快乐和自信。

SAO Sreymom, 22岁,丝织技师

我是全家唯一一个受过教育的女孩。我一直都想为自己的家庭和故乡做些贡献。柬埔寨有许多美丽的传统纺织品,如果这些技术失传,将是我们的一大损失。于是保护我们的技艺和文化成了我的人生价值。
当朋友告诉我吴哥艺术学校提供制丝和纺织的培训机会时,我对这些工艺不甚了解,但非常渴望学习。2008年至今我已经学会了很多纺织品的图样,专注而谨慎地纺织每一件作品。每当经过三周的努力终于织出一件成品时,我觉得所有的付出都是值得的。

MEY Lin, 24岁,丝织技师

在我家,纺织品占了特别重要的位置:我的祖母,母亲和阿姨们都从事纺织或缝纫方面的工作。2008年我刚从学校毕业时,在吴哥艺术学校工作的姐姐给我推荐了这里的训练营。培训期间我十分惊异于丝织品制作的复杂性和大量耗时:我根本没有想到做一条围巾要用超过100小时的时间!
掌握了纺织各种图案的技术以后,我更加留心观察人们所穿的礼服的布料。要说在吴哥艺术学校最重要的收获,那就是“关注细节“,还有“工作伙伴可以成为你最好的朋友”!

CHUN Sinat, 34岁, 石雕技师

十几岁时我向亲戚学习缝纫。我喜欢做手工,但不满足于缝纫,因为我喜欢体积大的东西。对我而言,从原材料开始创造一件作品是很刺激的事情。之后我得到了职业建设学校(Chantiers –Ecoles)培训课程的信息,决定去学习石雕。
我很享受用砂石,这种曾被用于建造吴哥窟的神圣材料,来进行我的创作。经过精心雕琢,我们可以在砂石上展示出细致的纹理。我是个勤劳的人,我喜欢追求完美。1995年以来我就在这里工作, 希望有一天我能成为年轻人的老师,分享我的知识。